★Freedom★

關於部落格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 672845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噬謊者同人】永恆(巳虎&創一)

物換星移、滄海桑田。

 

世上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吧。

 

 

尤其對於「這樣」的我來說。

 

但是,你不一樣。這點是我一直以來的救贖。

 

 

※     ※     ※

 

「啊~啊~好累…」才主持完又被爺爺交待來跑腿的巳虎,伸了個懶腰,「不過多少能幫到爺爺的吧…」

 

看了下錶,雖然換日了,不過也不需要太在意。反正他不是小孩、更不是灰姑娘,而且身為得24小時待命的賭郎,工作到什麼時間都是正常的。

 

「……巳虎。」突然身後傳來男人的聲音。

 

「嗯?」聽到熟悉的嗓音,巳虎回過頭,「創一……大人。」

 

不小心像小時候一樣直呼了對方的名字、而不是喊對方「頭領」,巳虎在心裡暗說了一聲不好,畢竟兩人已經不是小孩,而他的身份還是賭郎主持人、對方的部下…只好在停頓一下後加上了個敬稱,希望可以補救一下。

 

「……」創一像在估量巳虎的反應一般直楞楞的盯著他看,過了許久才再度開口,「…替爺爺跑腿?」

 

這裡是切間家的住宅,不過由於賭郎一直以來都是世襲制,也附有頭領使用的賭郎辦事處。尤其是元老主持人們,擔任「お館様付き」時更是會輪流待著。

 

一般的年輕主持人則基本不會踏足,甚至也不知道這裡的位置。但巳虎的身份很特殊,他是元老主持人能輪美年的孫子,知道的遠比一般年輕主持人多。

 

尤其,其實兩人基本可以說是一起長大的,因此巳虎對這裡也熟得跟自家後院一樣,能輪主持人也因此會派他來這邊處理事情。這點創一當然也是知道的。

 

「…能為爺爺『辦事』是我的榮幸。」聽到跑腿兩字時,巳虎多少有點不是滋味,不過對方是頭領,也不好直接發難。

 

「…這樣啊。」創一歪了歪頭,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事情辦完了?」

 

「…是的。」巳虎感到有點不是很自在。雖然兩人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曾經情同兄弟,但那也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現在的巳虎,甚至不知道已經成了頭領的創一到底還記不記得那些。

 

畢竟,從爺爺口中得知,創一有著間歇性的失憶症,不定期會失去一些記憶。而那些失去的記憶,則由發現頭領失憶的「お館様付き」們負責給頭領以看資料的方式來「記回去」。

 

但,一般的事,也許還能這樣記,人與人之間的回憶及情感,卻不是那麼簡單,只要看看資料就能夠找回感覺的。

 

多諷刺與殘酷,一個天生擁有神奇記憶力的男人,卻同時也是失憶症患者。

 

「…要回去了嗎?」從剛才開始,創一一直是有些有氣無力的慢慢跟巳虎對話,用著毫無表情的臉與不帶情緒起伏的嗓音。

 

「…是,正準備回去。」巳虎也不自覺的跟著對方這種冷淡的調調走,但冷靜的外表下,其實內心是很緊張的。

 

巳虎本來就不是那種沉穩的類型,並不擅長揣測對方心思,尤其創一又特別讓人看不出思緒,在不明白對方的目的的情況下,他只想早點離開。

 

「……」創一低頭看了下錶才再開口,「門禁?」

 

「耶?」巳虎不明究理。

 

「趕門禁?」創一用彷彿有些挑釁的眼神盯著巳虎。

 

「怎麼可能啊又不是小孩……啊對不起!」突然再驚覺自己又不小心被話給挑起情緒連忙補上了道歉。

 

「那麼,陪陪我吧。」從創一淡然的臉上,巳虎隱約讀到寂寞。

 

 

 

※     ※     ※     ※     ※

 

「唉~」在當時還是頭領的切間撻器無力的趴在桌上,眼睛瞄向棟耶,並不停發出很刻意、且一聲比一聲大的嘆息,「唉~~唉~~~唉~~~~~」

 

「…頭領,請問您怎麼了?」棟耶將輝知道,頭領就是要他這麼問,如果他不這麼做,頭領恐怕根本不會看那些他送來的文件一眼。

 

「問得好,將輝!」撻器立刻直起身子,「創一最近很沒精神啊~能不能幫我想個辦法?」

 

「創一大人?」棟耶本來以為頭領又是要無理取鬧,卻意外的是要談正經事,不禁在意起來。

 

「對啊,」撻器用手撐住臉頰,皺起本來就很ㄣ字型了的眉毛,「不仔細看不會發現,但我可是他爸,我知道他跟平常不一樣,好像有什麼心事……」

 

「好的,我會去問問看。」棟耶也知道創一的個性,不大可能對這個有些吊兒郎當感覺的父親談什麼心事,撻器本身肯定也是知道的,才會拜託沉穩的他。「那麼,這些文件,麻煩您過目。」

 

「…咕哈!」不愧是棟耶,還真是不浪費一點時間哪。不過,從各方面來說,棟耶都是個可以信賴的人,只要交給他,就一定不會有任何問題。撻器心想。

 

 

※     ※     ※

 

「想要兄弟!?」撻器一聽差點要跳起來,居然是這麼單純卻又麻煩的理由。

 

「是的。」棟耶點頭,「這是我這幾天擔任お館様付き以來觀察出來的結果,也親自向創一大人確認過了。」

 

「啊~啊~~這可…真是不好辦…了啊……」撻器拍了下頭,難得露出真的困擾的表情。畢竟,老婆,也就是創一的母親,早就已經不在了,就算想要給創一添個弟弟都不可能…總不能為了這點隨便去找個女人搞大肚子吧?

 

棟耶沒有說話,因為他沒有辦法馬上提出解決辦法,畢竟就算他跟創一是可以談的對象,他對創一來說,怎樣也都是「父親那一輩」的人。

 

知道自己沒辦法解決這個問題的棟耶,召集了各個元老,想靠大家的力量討論看看有沒有什麼好意見。

 

「創一大人會想要兄弟的主因是『寂寞』,他的身邊沒有同齡的孩子,都是我們這些老人…」一旁的能輪美年邊敲了敲自己的腦袋邊說,「頭領,請問這事能不能交給老夫來辦?」

 

「噢噢你有辦法嗎?」撻器一聽眼睛突然一亮。在場的元老們也都望向能輪,金頭腦果然名不虛傳啊,連那個棟耶都無法搞定的問題,他馬上就想到解決方法了。

 

「是的,這很簡單。」能輪朝撻器一笑,「實不相瞞,老夫的孫子巳虎,正巧與創一大人年齡相仿。」

 

 

 

※     ※     ※     ※     ※

 

「……」巳虎現在簡直亞歷山大(壓力如山大),剛才看創一露出那有點寂寞的表情,覺得不捨就答應陪他,可現在是怎樣!?

 

從那句之後,創一就沒再開過口!深夜,在豪宅的昏暗走廊,一前一後。只有創一走在前頭,巳虎默默跟在後面,連對方的表情都看不到!

 

巳虎簡直要被這股壓力給按在地上了!平時直挺的背脊都要彎了!又不知道該對創一開口說些什麼…只能默默OS拜託你也說句話吧老大這是要整我不成沒事可以讓我早點回家嗎啊啊爺爺我好想你噢嗚嗚嗚云云。

 

「…巳虎對這裡也很熟吧?」彷彿聽到巳虎的祈禱一般,創一突然開口。

 

「…耶?」沉默忽然就被打破,巳虎一時還反應不過來。看了一下周遭,確實,這裡是小時候常來、宛如自家廚房的切間家後院、也就是住宅範圍,「確實呢,小時候幾乎天天往這跑嘛。」

 

剛才都一直在在意創一不說話,巳虎都沒注意到,原來已經跟著創一離開辦公區,到了住宅區了。

 

構造、裝潢、甚至家具位置之類都沒有什麼改變,眼前人則是青梅竹馬,巳虎覺得自己像是走入了時光隧道一般…

 

只是景物依舊,但恐怕人事已非。現在的創一跟以前到底…

 

「那麼,」創一終於停下腳步,將手放上門把,像是不敢看巳虎般低著頭,「還記得這裡嗎?」

 

 

 

※     ※     ※     ※     ※

 

「……?」小小的創一才剛打開房門,就看到以前從未發生過的奇怪景象。

 

為什麼會有這種事?不知道。

 

自己該做何反應才好呢?不知道。

 

那現在又該怎麼做呢?不知道。

 

就算小創一已經沉穩的像個大人,對眼前的異相還是冒了一連串的問號。

 

唯一清楚的是,內心深處那股好奇與期待的喜悅正蠢蠢欲動著。

 

 

※     ※     ※

 

「實、實在是非、非常抱歉!!」一名黑服男子緊張的滿頭大汗,低頭賠不是。

 

「有時間道歉還不如快找!」連能輪也不禁聲音大了起來。

 

「是、是的!!」能夠陪著元老主持人進入切間家宅邸範圍是親信才能有的權利,要是找不到,別說是這權利,這條命賠上都不夠。

 

「真是的…居然才不注意沒多久就不知道跑哪去了…你到底在哪裡…巳虎。」

 

 

※     ※     ※

 

「……」小創一湊近床邊,盯著床上睡得正香甜的「不速之客」,腦中飛快的運轉著。『是誰呢?為什麼會在我的床上?他是怎麼進來的?為什麼在這裡睡覺?』

 

『男生…跟我差不多年紀…是比我大的哥哥?…還是比我小的弟弟呢?抑或是跟我同年?頭髮好像毛球喔…這個耳朵好像在哪看過…』小創一輕觸被子,觀察著床上的男孩,『該不該跟棟耶先生說呢…?……咦?棟耶先生…?我之前跟他提過……』

 

「我的兄弟!?」小創一大驚。雖然此時的他,並不知道小孩是怎麼來的,因此對於怎樣才能有兄弟其實並沒有個非常清楚的概念,頂多只知道,那是「有媽媽的小孩」才會有的、他即便憧憬也無法獲得的東西。

 

「唔…嗯…?」本來在床上睡得正香的小巳虎,被聲音喚醒,打開眼皮,正巧對上了小創一那瞪大了又驚又喜的雙眼。

 

 

 

※     ※     ※     ※     ※

 

「這裡…」巳虎將視線從創一移到門上,好一扇熟悉的大門,小時候不知道開了多少遍,怎麼會忘,「不就你的房間?」

 

「…請進。」像是鬆了口氣,創一輕輕撫門,並轉動手把,將門推開。

 

『都沒什麼改變呢…』巳虎心想。跟遙遠記憶中的、創一的房間,可以說是大同小異,沒有多餘的東西,簡約又不失格調就是創一的一概風格。

 

巳虎將視線飄到床上…突然想起,兩人的初次見面,就是在這張床上呢…雖然字面上有點曖昧,不過實際上倒也沒有什麼。

 

回憶清楚的浮現宛若昨天才發生……

 

 

 

※     ※     ※     ※     ※

 

「爺~爺~我好睏喔…要幹麻啊…?」小巳虎一邊揉著眼、一邊打呵欠、一邊小小的抱怨著,為什麼放假日一大早就得被挖起來出門啊?

 

「趕快準備一下,今天老夫要介紹一位朋友給你,你以後可要跟他好好相處。」能輪將小巳虎拉起,俐落的換起體面的服裝。

 

「……?」腦袋還不是很清楚的小巳虎,就在還有些半夢半醒的情況下被換裝、盥洗、並帶出門了。

 

坐車的一路上小巳虎幾乎都在補眠,雖然爺爺好像一邊在跟他還是部下交待什麼事…但對於一個愛睏的小孩來說,沒什麼比補眠還重要。

 

就算下了車,小巳虎也只是茫茫的跟著爺爺走。而爺爺似乎很忙著跟部下交待事情,一路上彼此沒有什麼交談,讓他更茫了。但他很習慣跟著爺爺,因此一路上沒有什麼問題…直到…

 

「爺爺…尿尿…」一起床就被整理完帶出門了,自然沒有機會去廁所。不過能輪似乎沒有注意到,只顧著跟部下們說話。

 

「……」爺爺不理人,小巳虎只好自力救濟了。

 

 

※     ※     ※

 

「…所以,原來我忘了關門啊?」小創一聽著小巳虎描述他是怎麼進來的,想著原來有時遺忘也不全是壞事。

 

一直以來,在創一身邊的人,幾乎都對他必恭必敬且畢恭畢敬。即便是同學,也都是精挑細選過得精英,而且其實他們並沒有太多機會私下交談,因此根本也沒有稱得上是朋友的人。

 

他也從小就被教育成泰山崩於前不改其色、內斂穩重的人。雖然他的個性本身就比較像媽媽,跟靜不下來的父親不一樣。

 

但畢竟還是小孩,內心深處其實一直很渴望能像偶而有機會看到的,一般的小孩那樣跟兄弟、朋友沒大沒小的嘻笑打鬧,不分彼此。

 

「對啊,我也不知道怎麼回去,看門開著就進來了…」小巳虎點點頭,似乎也沒有為私闖道歉的意思,「結果看到這床好像超舒服的!」

 

小巳虎不禁又躺了下來,好大好軟的床啊~第一次睡到這麼舒服的床…等等,剛才那孩子好像說什麼…「對了,你剛才說『我忘了關門』…所以說…」

 

「這裡是我的房間。」小創一回答。

 

「!」巳虎瞬間坐了起來,抓抓像毛球的腦袋,「拍謝,隨便就進來了…」

 

「沒關係。」小創一聽到這種沒什麼誠意的道歉,非但不生氣,反而覺得很開心。眼前的孩子,完全沒把他當作頭領兒子看待,這就是他一直以來期望遇到的人。「我也很喜歡這張床,只是一個人睡嫌太大了點。」

 

「說得也是,」小巳虎看著也鑽上床來了的小創一,心想這床這麼大再來兩人都還嫌太少,「我之前也都跟爺爺睡,一起聊天,或是爺爺會說故事給我聽,可是現在自己一個人睡就覺得……」

 

『『好寂寞。』』

 

男孩子的矜持讓兩人都沒把這句說出口,但在四目相交的同時,卻也都很清楚,彼此心靈異口同聲。

 

 

 

※     ※     ※     ※     ※

 

「……!」看著創一的表情,巳虎覺得就像回到了過去,跟當年那個寂寞的小創一重疊了,這恐怕也是剛才覺得放不下創一的原因。

 

儘管現在兩人都長成了大人,身高長了、體格壯了、胸板寬了、聲音沉了,卻也還是有某些東西仍停留在當年。

 

就在這張床上,當年那四目相交,無須開口便能交心。

 

事隔多年…改變的不只是兩人的身形而已。創一是賭郎首領,而巳虎是其旗下101位主持人之一。打從一開始,創一就一直遠遠的在前頭。

 

但其實,最重要的是……

 

「還…記得嗎…?」本來巳虎也想開口,現在竟被創一搶了,「…約定。」

 

 

 

※     ※     ※     ※     ※

 

「那麼,讓哥哥我來陪你吧!」小巳虎從床上跳起來,「有空的時候我就來找你玩,這樣你也不會無聊了!」

 

說得好像施恩於對方似的,其實雙方都很清楚,這算是對彼此都有利。

 

「哥哥…嗎…?」小創一可不覺得對方比較大,尤其從剛才的對話的口氣,對方更像小孩吧,「為什麼你是哥哥?」

 

「因為你比我矮嘛!」小巳虎理直氣壯,「所以我是哥哥!」

 

「哪有?」小創一一聽,連忙也站起來。

 

「嘿嘿~果然我比較高吧~?」小巳虎奸笑,他在同齡的孩子中,發育算是不錯的,因此他一看就知道,纖細的對方肯定沒有他高。

 

「………」還真的輸了一截,小創一沒話說了,算了,反正這也不是重點,重點是,「…好吧,那、約好了喔?」

 

「嗯!我會一直陪著你的~」小巳虎看到對方認了,很是開心,還摸了摸對方的頭。「覺得寂寞就讓哥哥我秀秀一下吧~哈哈~」

 

兩人就這麼勾勾手指,立下誓約。

 

 

 

※     ※     ※     ※     ※

 

「……」兒時的回憶歷歷在目,加上創一的反應,巳虎幾乎可以肯定對方確實是還記得,雖然拐彎抹角的態度讓他不是很自在,但他決定放手一搏試試。

 

「……!」面對突然湊了過來,像當年一樣摸著自己頭的巳虎,創一露出一點驚訝的表情,微微仰頭看著依然比自己高的對方。

 

「那是…我想說得話吧…」巳虎有點不好意思,畢竟兩人都是大人了,成年男子摸著另一位成年男子的頭,這種事情還是有點叫人難為情。「……笨蛋,我怎麼可能會忘。」

 

 

有多久沒這麼做了呢?

 

懷念的頭髮觸感,隱約傳來清香,是不是剛洗完澡呢?

 

還有那宛如家族遺傳般的呆毛…真的不禁會想去撥兩下哪。

 

以前就很喜歡常常去玩它~

 

那撮毛還好像有生命似的動來動去呢……

 

 

巳虎一邊沉浸在回憶中一邊撥著創一的呆毛……突然,創一伸出右手,輕輕搭上了巳虎的左肩…

 

「!!!?」緊接著就在巳虎還來不及反應的同時,瞬間出力。

 

 

 

※     ※     ※     ※     ※

 

「…噢哇!?」小巳虎很驚訝,眼前的小矮子居然有辦法撂倒他,那股巧勁跟施力的方式鐵定是經過高人指點。

 

而且還很巧妙的讓他倒在不會受傷的床上,冷靜頭腦、判斷與反應力、及溫柔個性兼備,明顯是被教育得很好的人。

 

「是我贏了呢!」小創一非常開心,也跟著跳上床。對方不僅可以當朋友、當哥哥、還能當他武術的練習對象,簡直是太完美了!

 

「還不賴,是跟誰學的啊?」小巳虎有點不甘心,可確實不得不承認對方很厲害。

 

「我父親,還有幾位長輩們。」小創一指的當然是棟耶、夜行等お館様付き。「你呢?是爺爺嗎?」

 

雖然認識還沒多久,但小創一對這個三句不離爺爺的男孩簡直已經把握到全部的個性、就像認識了很久似的,尤其巳虎是個藏不住情緒的人,這種人最好掌握了。

 

「當然是囉!爺爺可是很厲害…的…」轉念一想,輸掉了,可惡真不甘心。

 

「嗯,剛才是大意了吧。」知道巳虎不甘心,小創一刻意給了他一個台階下。

 

 

 

※     ※     ※     ※     ※

 

「又大意了呢?」創一將巳虎按倒在床,湊到耳邊輕笑。

 

「……!」連這麼細微的事都還記得嗎?巳虎很是驚訝,關於自己的事,創一都沒有忘記,還用這種讓人回想到小時候的作法,明確的表現出來了。

 

一如當年,無需言語便能交心。

 

「抱歉,我…還以為…你…」忘記了這三個字該不該說出口呢?巳虎猶豫。

 

「確實忘掉了很多事,」 倒是創一自己挑明說了。將額頭輕輕碰了碰巳虎那頭毛球,就像巳虎喜歡玩他那撮毛一樣,他也一直很喜歡毛球的觸感。「但巳虎的事我一直都記得。一直。」

 

「……」熟悉的動作,以前創一只要覺得不安或寂寞,都會這樣湊過來,像撒嬌一樣,無聲的、尋求巳虎的安慰。「……我會遵守約定的。」

 

「…嗯。」呢喃了一聲,創一輕輕點頭,將手臂環上巳虎,側身抱住,就像回到了小時候,熟悉的體溫、氣味、觸感…在在都令他覺得安心。

 

相比大方的創一,巳虎倒是有點猶豫該不該回抱,小時候他是會抱著創一安撫啦,可現在兩人都是大人了,雖然房間裡也沒別人,但就是覺得這樣做哪裡怪怪的,尤其還是在床上。

 

「只有巳虎一直沒變呢。」創一感受到巳虎那不自覺伸過來的手,帶著笑意的眼神望向巳虎。

 

「耶?…啊。」巳虎本來還不明究理,直到創一撥了撥他的手才注意到,原來這簡直已經是反射動作了,只要創一抱上來他就會摟回去,就像小時候一樣。突然有點不好意思想抽回手,不過卻被創一抓住。

 

「沒關係,這樣就好。」創一將巳虎的手擺回原處,接著將他摟得更近,幾乎是對著巳虎的脖子在說話,「其實大家都沒變,只是我忘了…對我來說,那就像是改變了一樣。」

 

「……」創一沉穩的嗓音在極接近耳朵的地方傳來,很溫暖的氣息隨著字句貼上皮膚,但話中的冰冷讓巳虎覺得有點鼻酸。

 

明明最難過的人…其實是創一啊。

 

巳虎對於自己之前想躲他的行為感到自責…尤其回想起剛才自己說過的話。是啊,不是約好了嗎?要一直陪著他的。

 

「是我不好…」創一閉上眼,感受著從摟著的巳虎身上傳來的讓人安心的溫暖,似乎融化了他冰冷的心,「很久沒有見面,又剛好碰到失憶…是從那時候開始沒再跟巳虎說話的吧。」

 

 

身為頭領的兒子,創一一直受到最好的教育。不免俗的,所謂的出國深造學習自然也是少不了的,有陣子幾乎都待在國外,即便回國時間也很短,巳虎則接受著爺爺的賭郎教育與實習等等非常忙碌,因此兩人一直沒有時間見面。

 

失憶之後也只能把東西默默背回去,一邊害怕被拆穿一邊努力補,即便因為天生擁有超人般的記憶力,這過程基本不會有太大問題…但心理、感情層面的壓力與痛苦卻是只會與日俱增。

 

本該熟悉的東西卻突然變得陌生,讓創一覺得即便是熟悉的人也有種奇妙的隔閡感。尤其失憶的事情是賭郎的最高機密,除了幾位元老外,其他人都不知道,也必須要瞞著其他人,他只能裝出一副沒事的撲克臉。

 

雖然沒有忘記巳虎,但內心的恐懼卻一直侵蝕著創一,很怕哪天突然連巳虎都忘得一乾二淨…很害怕、也很討厭、想要逃避這樣的自己。

 

這樣的心態下驅使創一反而不自覺的去遠離巳虎這心靈的綠洲,但時間久了卻愈來愈難過,以前無論是工作上的壓力還是心靈上的負擔,都可以找巳虎尋求慰藉讓他暫時放鬆,現在卻只能放著壓力愈來愈大…都讓創一覺得快被勒死了。

 

心煩意亂、無處宣洩,卻又得裝作不動如山,簡直快要發作恨起什麼來或想去破壞什麼東西了…結果剛好這時看到巳虎從前面走過的身影…

 

可是,就算已經抱持著有點豁出去了的心情想「回到小時候」,不再管其他什麼矜持,直接跟很久沒見面更沒說過話的對方開口就說想要安慰抱一個什麼的就算是創一來說好像也太那個了點。

 

「所以…才那樣子搭訕我嗎…?」大致聽完了創一述說前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巳虎心情相當複雜。「真嚇到我了說…」

 

「抱歉。結果巳虎一直都沒變,一開始就喊我創一。」創一想到後面才慌張加上「大人」兩字的巳虎就覺得有點好笑,「…而且果然還是個爺控。」

 

「什麼爺控啊喂。」雖然巳虎自己也不否認。

 

「咦有聽到啊?」創一偷笑。

 

「你知道你現在講話離我耳朵多近嗎?這對耳朵可是遺傳自爺爺,好得很呢。」就算耳朵不好這距離大概也沒問題,但巳虎依然三句不離爺爺,讓創一的嘴角弧度更彎了。

 

雖然兩人躺這個姿勢巳虎不好回頭,但從鼻息及微微顫抖的身體完全可以想像到創一根本已經笑出來了。

 

「那你晚上可以留下來吧?」創一整理了一下笑意後才再開口。「反正沒有門禁嘛。」

 

「嗯,工作也做完了。」巳虎從口袋拿出手機,「我跟爺爺說一聲。」

 

後面補得這句話令創一不禁又笑了一下,不過這次比較沒那麼抖了,雖然這是忍得很辛苦的結果。其實倒也不是笑巳虎爺寶,畢竟他可是很認真想幫爺爺忙的…可是爺控這點一直以來都沒有改變,想到就讓創一覺得很開心。

 

巳虎要是能一直這樣下去就好了呢,創一看著巳虎的側臉心想。

 

雖然就主持人來說,情緒化、容易激動起來的巳虎實在是不夠穩重,但這種不拘小節的個性卻也讓創一得到救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